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線上看-第一五八章 神功讀書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小說推薦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从全真掌教开始纵横诸天
在赵炽在紫霄宫住下后,他每天都一早来到林清玄和李莫愁所住的小屋伺候,说是伺候其实就是一早服侍林清玄洗漱,然后祖孙三人吃了伙房送来的清粥,林清玄就为赵炽讲解一些修行法门。
这一天,赵炽学了一些速成的玉清斩魔经上的武功,正在小屋数里外的一块大岩石上演练阿鼻神剑。
片刻后就用到了“修罗搅海”, 手中全真制式长剑一抖就见白光闪烁间一把长剑似乎化作两把左右甩动,仿佛两条蛇一样摇摆前刺,招式的精妙奇怪乃是中土武学所未有的。
“咦?”
赵炽忽然听到一声疑惑声,不等反应过来就觉一股恶风铺面,他知道是有人偷袭,急忙闪身,心中机警间同时抬手刺出修炼的最精熟的全真剑法。
可是这一招最熟练也颇具威力的“万里封喉”刚用出来赵炽就感觉手上一轻, 长剑就不翼而飞了。
赵炽本就缺乏战斗经验,此时长剑被人无声无息的夺了去, 他更是惊异不已,倒退一步左顾右盼,就看到四尺以外不知什么时候站着一个鹤发童颜,有着银白色长胡须的老人,看着十分苍老,但是两眼莹莹如玉,让人看一眼就记住了这双眼睛而忘了他的长相。
这个老人手中把玩着赵炽的长剑,道:“这是什么奇怪的武功,你用刚才的剑法跟我打。”说着把剑又给递了过来。
赵炽看这个老人似乎没有恶意,就接过长剑用阿鼻神剑刺了过去。
那个白胡子老头果然十分高兴,大叫一声:“好招数!”说着右手一压就以一门高明的拳法抵挡,任凭赵炽剑法如何变化,他的拳法也不用劲力就能打在剑脊上,让赵炽的剑法虽然能尽力施展, 但是却近不得老人身前一尺。
过了一个时辰,赵炽累得气喘吁吁,见这個白胡子老头武功深不可测, 自己不管怎么变招,可是都奈何不得老人,又担心他是故意看自己的武功,忙收剑后退,皱眉道:“老前辈你是谁?来我全真教紫霄宫做什么?”
老人哈哈一笑,抬头道:“小道士你是谁的徒弟?”
赵炽也不知老人是友是敌,就有意说道:“家师志成道长,家祖乃教主紫霄灵光洞妙清玄真君大天师。”
老人一愣,问道:“清玄什么时候又成了大天师了?蒙古大汗封的还是赵家皇帝封的?”
“当朝兆光皇帝陛下御旨加封,您老人家尊姓大名?与家祖是友人吗?”
“我是老顽童,你叫什么名字?”
赵炽忽然想起来听师父说过本教还有一位辈分最高的老祖,叫周伯通,外号老顽童,据说是武功深不可测,不在师祖清玄真君之下,想起师父说过周老祖的相貌与这位老人确实差不多,加上刚才他老人家武功深不可测,自己平生仅见, 应当就是周老祖了。
“弟子赵炽拜见老祖。”
赵炽上前跪下叩首, 周伯通两手虚扶就有一道柔和劲力将他托起, 赵炽心中暗道:师祖也是用的这样的柔和之力将我托起, 不过他老人家手也没动,似乎比周老祖高明许多。
周伯通正待说话,忽然听到林清玄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周大哥来了,我早就让乌虚法去请你了,怎么来的如此晚?”
“他到长寿谷的时候我正修炼神功到关键时候,瑛姑就留他在山谷等待,昨日我出关后得知你回来了这不就当先赶来了吗?”
周伯通微笑说着,声音也不大,但却送出了十余里远,连紫霄宫院子里扫地的道人都摇了摇头,以为出现了幻听。
因为周伯通和赵炽交手耽搁了许久,乌虚法也追上来了,远远的就喊道:“周老祖。”
周伯通嘿嘿一笑,冲着赵炽做了个鬼脸就转身朝着林清玄的精舍走去,看着是行走,但是三两步就走出一丈开外,顷刻间就走出十多丈远了。
在武当山后山的一个山坡上坐落着一个小小的木屋,房前还有小小的篱笆墙,院子里种满了花草。
忽然木门被一阵清风推开,林清玄不知不觉的已经站到了院子里,笑道:“周大哥到了吗?”
一阵哈哈笑声,院中就多了一位鹤发童颜,但依稀可见顶上白发发根隐约转黑的老人。
林清玄和周伯通相视一笑,先是目光如炬的看着对方,暗自审视着对方的功力变化。
在林清玄的眼中,这个老人早已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在他未用功之时无论是呼吸还是脚步都察觉不出与普通人有何变化,但是两眼清澈,精光内敛,却也知道内力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
周伯通看着林清玄也是啧啧称奇,道:“兄弟,你的内功修为现在已经不在我之下喽。”
十余年未见,兄弟二人相视一眼,便知对方的功力都到了随心所欲,无不如意的最高境界,哈哈一笑上前两手一握。
林清玄只觉一股阴阳相济的劲力涌入手中,知道是周大哥试探自己的功力,念头一起就运功相抗。
只听得一声噼啪爆响,周伯通和林清玄便撒手战定。
周伯通哈哈一笑,拽着胡须说道:“哎呀老弟,林兄弟你还真是不得了啊,我老顽童,只觉得这十几年日夜钻研,好不容易将第六重天创出,以为定能让你大吃一惊,心生佩服。
不料你竟然也将这两门神功创出了更厉害的境界,与我的颇有不同似乎更见威力,哎呀,你是怎么想出的这神功心法的?快快教我!”
林清玄微微一笑道:“这事说来话长,咱们兄弟二人入室再说。”说着两人执手走进房中。
李莫愁正在房中修炼先天功,等到林清玄和周伯通进来后刚好收功,起身见礼。
周伯通哈哈笑着点头道:“这几年兄弟你不在,都是兄弟媳妇常常到长寿谷里看望我们。每回来都给我带些好玩的玩意儿。前年我看她功夫练成了,就又把先天功传授给她,她现在先天功要是练出了火猴,伱把那焚诀和黑水真法都能教给她了。
只可惜我那婆娘资质悟性都不够,不然的话我也能将这神功仙诀传授给她,然后夫妻俩合籍双修,这十余年来定能压你一头了。”
暖暖的备孕长跑
林清玄知道周伯通性情单纯,天真无邪,想到什么便说什么,话语中也并无他意,所以就笑着点头。
慕若 小說
待到三人入座后,赵炽和乌虚阁师兄弟两个就将厨房刚煮得的茶水端来,这才退到房外,垂手站在门口两侧,等候着师祖教主随时可能的呼唤。
周伯通和林清玄虽然也有十多年未见,但是两人都不是那耽于七情六欲之人,也不寒暄客气,更不说什么亲热话。
林清玄简单询问了几句长寿谷神雕和菩斯曲蛇的情况后,就微笑道:“大哥,我在西域修得了诸多门派的上乘神功,然后以那些武功为养分吸收研磨,终于将焚诀和黑水真法第六重天的心法口诀创出,我现在说与你听,咱们好生参演一番如何?”
周伯通摇摇头,道:“我先说,我先说,方才我就感觉你的阴阳劲力比我的威力大一些,只怕是你要说了,我苦心十余年所创的第六层心法便不好意思再说出口了。”
林清玄刚点头还未说话,周伯通就开始说道:“我们共同创研创的两部神功当年都被推演到了第五层的心法口诀,这已经是将那先天功、九阴神功等道家正宗真法和武学精要融汇于一炉了,再往上研究,往深里研究,可以说是十分困难。
我前三年每日钻研苦修也毫无头绪,某一日我在山谷内御水玩耍时忽然心有所悟,品悟道德经真言中‘大方无隅’、‘质真若渝’、‘大象无形’、‘道隐无名’的道理与这水的品质一样,当时就闭关三个月理清了头绪,最终用时五年终于将那黑水真法第六层慢慢研创而出。
谷壱
后来又以黑水阵法第六层心法道理,观察火焰数月,用了四年时间才创立推演出焚诀第六层心法,我十年苦心将这两门心法练成,只觉十分厉害,威力远胜第五层,就要让你看看。
没想到你以道家真传为根基,融入西域最上乘的武学也创出了第六层心法,而且比我的还要厉害不少,真是让我泄气,嘿嘿,早知如此,我这十余年就不研究了。
唉,可是放着这等神功在眼前,明知越是往越深的钻研就越深不可测,未来更是能开辟一条超越武学的道路,哪个又能忍得住呢?”
周伯通说完就把自己所创的第六层心法娓娓道来。
周伯通的心法内容每一部都有三千多字,说是第六层,其实不过是跟第五层一脉相承的另一套上乘武学,只不过必须以第五层功法为基础方能运转使用罢了。
其实自从林清玄和周伯通研创出黑水真法和焚诀后,也就是前四层算是一套独立的武功,等级档次也就是先天功、九阴神功一档,乃是天下至阴和天下至阳的神功秘诀。
然后第五层就是以这两部功法基础又创出的一套法门武学,说起来是第五重心法,其实本质上就是另一套武功了。
现在第六重天也是这个道理,因为周伯通和林清玄都已经将武学修为提升到了天花板的地步,内功修为、武学修为无一不是震古烁今,所以只能以至高武学为基础,研创更厉害打的武功道法,然后等于是做科研,一层一层的去推演研究,然后确定科研成果。
类似于数学方程式、定律和加减乘除,虽然看似都是独立的,但是没有最基础的加减乘除,后续的一切也就都不成立了,而林清玄和周伯通所创的前四层心法就等于是道法创造路程中加减乘除四大数字验算的基础定律。
林清玄听了周伯通说的心法后,稍加思索便和自己所创的第六层心法一一印证,只觉两门心法虽多处不同,但也都是以全真心法、先天功等为核心。
说起来,这周伯通所创的两部神功反倒比自己的更加质朴,虽然威力逊色三分,但那立意却又高明了三分。
“大哥自谦了,你的焚诀六重天和黑水真法六重天与我而言也是大有裨益,可以说是十分高明了……”
于是林清玄先是称赞了周伯通的神功心法,待到周伯通心花怒放,喜不自胜了,这才将自己所创的两部功法说了出来。
林清玄的焚诀六重天和黑水真法六重天都是吸收了西域神功所创,对于周伯通而言自然是闻所未闻,听了没几句就喜得抓耳挠腮,如痴如醉。
待到林清玄将两部神功一一说完,周伯通就急不可耐的说道:“兄弟,你这两部神功与我的有些相似,但是不同之处更多,其中焚诀六重天的‘灵明见行气同道’和‘御气化火炎上焰’的心法与我的差异颇大……”
周伯通说了两句心法,林清玄沉思片刻后才详细解释,然后两人就你一言我一语精研印证起各自的神功。
李莫愁的武功修为和境界比二人差上不止一筹,只能旁听但却也听懂不多,更是一句话也插不进去,但她每听懂一些,自己对武学见解上便都有豁然开朗之感,是以也不再修炼先天功,而是专心听讲两人的印证论道。
……
不知不觉,一月倏忽而过。
周伯通和林清玄在后山小屋内每日闭关精研神功,早将相互所创的两部神功的六层心法钻研透彻,而且大有所获。
两位绝代大宗师都很清楚,只要将四部功法去芜存菁印证熟练后相互修炼融合,只要四部六层心法同时修炼而成,到那个时候两人再共同推演第七层心法,就只在须臾之间了。
道理虽然浅显明白,但是想要将四部神功同时修炼而成绝非一朝一夕之间,所以奔着一气呵成的念头,林清玄又将自己最得意的“水火阴阳劲”拿出来给周伯通研究。
周伯通在武学之上的天分上本就胜过林清玄许多,若是林清玄没有天演镜根本走不到如今的地步,练不出当前的境界修为。
所以林清玄苦心孤诣所创的还不算十分成熟的“水火阴阳劲”在周伯通听后,他不过稍加演练便已掌握八九成。
这门神功必须以双手互搏为中介,以两部神功的第五层心法为基础方能运转而成,周伯通真气运转片刻,左右两手摊开,两手掌心就一个冒着白雾,一个冒出白烟。
随着雾气和烟气变大,雾气凝聚,烟气绽开,周伯通的两手上就各自托着一个水球和带着火星的烟火球。
周伯通稍稍一顿,再将两手缓缓相合,那水球和火球贴在一处,这两个水火不容的球体缓缓贴近,片刻后就融合成一个一半烟火一半水流的大球,微微旋转中看着就像是一个太极图在他掌上转来转去。
片刻后阴阳球被周伯通轻轻抛出屋外,十丈外的一个大树被阴阳球砸中,球体内水火失衡混乱瞬间暴炸,碗口粗细的大树树干顿时炸成了粉渣,只留一个巨大的树冠倒在地上。
门口站着伺候的赵炽和乌虚法都吓了一跳,张大着嘴巴久久合不上。
赵炽心中惊骇莫名,暗道:这就是师祖爷爷的仙术雷法了吧,这要是在战场上用出来多少大军也抵挡不住啊……
周伯通两眼精光闪烁,哈哈一笑道:“兄弟,这个水火阴阳劲乃是天下威力最大的武功了,这一招下去,就算是老毒物、老叫花和黄老邪、段皇爷四人齐聚也万万挡不住,便是挡住了也得受伤不轻。
依我看单纯从威力上看,已经胜过了你原来所创的那个‘天火神雷’了,那个神雷法还是靠着碳粉、硫磺粉和铁粉等制作的秘药方能有巨大的威力,如今但是神功便可有开山碎石,攻城拔寨的威能,这不就是仙术了吗?”
林清玄轻轻摇头,道:“威力虽然巨大,已经不是人的肉体凡胎所能抵挡抗衡,但是这个‘水火阴阳劲’之能算道术,并不是仙功天书,不能助你我超脱长生。
翠色田园 小说
而且这个道法神功还不算完全创成,咱们还是得把主要精力放在两部神功的第七重天、第八重天乃至第九重天心法口诀上。”
周伯通点点头,道:“兄弟说的不错,到了咱们这个境界,用什么武功不能一掌打死人?
在追求威力巨大的武功也不算开创一脉,还是得把焚诀和黑水真法创出后续心法,让这两部神功跟你说的故事里的焦飞道人和萧炎斗帝一般,可以破碎虚空,飞升成仙才好……”
林清玄点头道:“江湖中最高明的顶级神功,本就是神乎其技,咱们以此为基础再提升创造,创出仙法已经可以预见了,只不过能走到什么高度还不知道。”
周伯通静默了一会,突然说道:“咱们还费什么劲研创焚诀和黑水真法做什么?
依照着水火阴阳劲的法门道理,将这两部功法合而为一,不仅威力便可倍增,到时候阴阳相济、水火相融、坎离相合,恐怕能是远超千百年来所有武学的修命第一神功了。
也许这部合二为一的神功推演到第七层第八层就能让人修成长生不老之躯,甚至举霞飞升了。”
“道理不错,若能合二为一,那才是天下第一等的神功妙法,只不过……”
林清玄闻言也是一愣,若说将两功合一,他也不是没想过。
只是这每一部功法都是走的极致,两部功法修行经脉和真气乃是背道而驰,自己和周伯通使用时也是靠着双手互搏才能同时运转,若是彻底整合为一,单单克服水火不容的问题和经脉运转问题就十分困难。
而且现在一部功法往后推延就十分困难了,若是合而为一,不说往后推演难如登天了,就是整合后修炼摸索也不知道要耗费多少苦功和时间,估摸着比那推演第七重天时还要艰难了。
周伯通听了林清玄未说完的话就默然不语,苦思冥想,他也知道将这两部功法合而为一,去芜存菁,就如同火生于水而不灭,水入火而不灼,自然是极难极难。
但是,不管多难,总归也是有希望,若当真能创出,便是第六重天的水火神功,那威力也难以想象了。